产品分类
目前
2020-11-14 17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首先是终点站变成中途站,如何收费引发了不小的争议,乘客到底站后如果不下车,是否要重新刷卡付费?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中发现,有的驾驶员会要求乘客重新刷卡,有的则不会,“不同的线路有不同的乘车习惯,也就沿袭下来了。”

其次,到了底站无处休息,驾驶员自然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。“开一个来回大概要1小时40分钟。”7路公交司机王师傅说,喝水、上厕所只能到瑞金村的调度站。

实际上,现代快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断头公交线的出现,还引发了诸多问题。

今年7月,现代快报报道了91路底站因为拆迁而消失,被迫缩线的问题。实际上,因为公交场站的萎缩,市区内不少公交线成为断头线或者被迫缩线。

而断头线也引发调度管理问题。南京客管处相关负责人说,这些断头线的调度如今只能在始发站,车辆发出去之后一旦遇上堵车,就更容易出现“接龙”现象,无法保证公交车的准点率,导致市民乘车不便。

“现在我们和国土、规划以及住建部门一起,又梳理了十几处。”南京场站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加上这些在内,全市两证齐全的公交场站也仅30多个,与现有200多个的总数仍然相去甚远,“推进起来很难,尤其是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。”

现代快报此前曾独家报道,南京200多个公交场站中,房产、土地两证齐全的不足一成,九成公交场站两证不全,没有合法身份。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,公交场站在规划建设上并未得到足够重视,没能纳入规划审批的前置条件,造成大型小区、商业中心建成后,却未能配建所需的公交场站。两年过去了,如今这一情况又如何呢?

南京公交站象房村站,是98路、104路和305路三条公交线路共同的底站。

“很无奈。”南京客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公交场站配套不足,被拆迁的越来越多,这种情况下只能是公交驾驶员克服困难。该负责人表示,目前,这种在终点站转一圈掉头回起点的“断头线”,共有40多条,比如新街口附近的5路、27路,比如中华门城堡附近的101路、102路,比如河西的7路、134路……

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到象房村站时,并没有看到停放的公交车,却看到十几辆私家车停在这里,公交站牌掩映在树阴底下,要穿过停放的车辆才看得到。因为开不进场站,公交车只能停在斑马线上上下客。“以前是进站的,现在我们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。”305路一位驾驶员告诉记者,一个来回近1个半小时的时间,他几乎不敢喝水。

记者了解到,资金、土地多部门管理等问题,都是公交场站“正身”过程中遇到的难题,而不少公交场站还没等到享受到合法身份,就被拆迁了。

“在新街口、鼓楼附近要找个场站的确困难,但在河西也出现这种现象,让人觉得可惜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在河西南部有10多条公交线路,但目前没有一个正式的公交场站,“像7路、134路等都是绕一圈就回来。”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haohaowoool.com四川省泸州市抚进家实业有限公司平舆分公司 - www.zhaohaowoool.com版权所有